首页 > 最新小说 > 秋后的王石和组织的智慧:迟迟未到的离任审计备受关注

秋后的王石和组织的智慧:迟迟未到的离任审计备受关注





2018年是戊戌年,也是狗年。按惯例,这一年总会有大事发生。

节后第二天,万科就迫不及待抢头条:一是给董事涨工资;二是传说中的“经济利润奖金”最终要落袋为安。

▲郁亮靠边座了

许家印属狗,孙宏斌属狗,宋卫平也属狗……如果按生肖排,怎么也轮不到万科抢头条。即便不算刚退下的王石(属虎),新君郁亮也是属蛇呀。

新年抢头条是进取心的表现。但是,王石还是很郁闷。本想,本来要驾着七彩祥云解甲归“田”,不落又被小股民掀开他的“金甲圣衣底裤”,追问他到底有没有从万科领“10个亿年薪”。铁嘴谭华杰不厌其烦地给大家当了一回数学教员,先算乘法,再算加法,最终的结论是,2000万对于一个创始老大,算多吗?

▲万科经济学新贡献——经济利润奖金

算不算多,要看跟谁比?

碧桂园江苏区域总裁刘森峰年终奖就拿了1个亿,而且自动升任集团副总裁,不需任命。

甚至旭辉这样的二线公司就喊出鸡汤口号:让公司高层管理者收入过亿、中高层管理者收入超过千万、基层有车有房。

但也有反对声,比如华润老大傅育宁(副部级)看着自己的工资单,心有不甘地问王石:“我说王石呀,你一年拿1500万年薪,比我都多,这样做合适吗!”

傅老大的想法很有代表性,都是上市公司,都是归国资委领,凭什么你拿这么多?而且我官比你大,你让远洋的李明怎么想,金茂的李从瑞怎么想,要不要给已经退休的老同志补发工资?

两种声音,代表两个参照体系,却被恒大的许家印一语道破:恒大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以及社会给的。

一位民营企业家尚且有如此觉悟,根正苗红的王石,理想主义的王石,英雄的王石,淡泊名利的王石,怎么会给自己开这么高的身价呢?

换句话说,钱这个东西,国家不给你,就不能抢!你这是考验组织的智慧吗?

组织有没有智慧,取决于组织什么时候出手。但万科管理层的智商却是不容怀疑的,而且伸出了分钱的小手。

在昨天的发布会上,谭大师又一次展现出他的滔滔辩才,从引经据典、数据推理、逻辑推导再到到实践论据,堪称完美辩护。不过听到最后,还是没有说清楚王石究竟拿了多少钱!解释就是掩饰吗?作为王石时代的最后一位股肱大臣,谭大师已经拼尽全身力气,耗尽蛮荒真气。

据说谭大师曾经带着6个博士生(也有一说是5位),用了8个月时间,做了全球房地产最大一项金融模型研究——中国楼市会不会大崩盘?

当时就有吃瓜群众不怀好意揣测,谭大师会不会还在同步研究另外一个金融模型:在中国楼市大崩盘之前,万科管理层如何把钱分掉?

这种不怀好意的群众举了一个例证:郁亮提出中国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,在所有的物质里面,白银的传热性是最好的,郁亮所说的白银时代,就是万科的奖金时代,要把白银尽快传导出去。

某日,孙宏斌在公开场合反讽郁亮的“白银时代”,认为房地产进行钻石时代。对于万科的职业经理人来说,郁亮和孙宏斌都没有说错——这的的确确是万科分钱的钻石时代。

伟大领袖教导我们:革命首要问题,是分清谁是我们的朋友,谁是我们的敌人。

套用这句话:万科的首要问题,要分清两个问题,一是钱是我们的朋友,二是谁是我们的敌人。

王石曾经洋洋自得骂过土豪姚振华:我们是个社会主义国家,民营资本都不够格。王石有点迷乎:在社会主义国家,王石你又代表哪路资本?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难度类似于“王石到底看上田朴珺哪一点”和“田朴珺到底看上王石哪一点”一样难。

不过,王石端上了一盘腰花,说,我谁都不代表,我代表这盘菜,它不叫职业经理人,改名叫事业合伙人。

▲王石说,人生反思要表多表演

王石很得意,不仅有颜值,还有智慧,他恨不得亲上自己几口——所有人都变成了腰花这道菜,包括郁亮、祝九胜。不过,他却忘记了,这家餐馆名字叫“社会主义”。

还是马云看得明白:人家让你帮他管钱而已,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你的钱。

▲分钱是门艺术

餐馆的争吵可能很快就会过去,也可能是刚刚开始。

王石曾经说过:“希望人们很快就把我忘记,这就是我设计的人生。”

你有“设计的人生”,组织却有“秋后算账”的传统。

比如王美人迟迟未到来的离任审计。

虽然他带着清洁炉灶项目去过革命圣地——陕北的延川县(据党史记载,这里曾经来过一批京城知识青年,带领大家艰苦奋斗。其中一位优秀青年人建起了陕西省第一口沼气池并点火成功)。